本報特約評論員劉志權
  對語文素質的下降泛泛批評和嘲弄是容易的,但更需要的,其實是守護根脈、面向未來、夯實每一步的踏踏實實的行動。
  中考也賣“萌”。“為”字的正確筆順進入今年北京的中考試卷,這道題其實有點“越俎代庖”,本屬於小學一年級學生的考題,卻成功“逆襲”,打了中考學生一個出其不意,也成功吸引了公眾的眼球。
  吸引眼球在情理之中。隨著電腦的普及和使用者的低齡化,數碼表達漸成主流,人們早在悲嘆人心之不“古”。這種嘆惋情結,正是前不久漢字書寫大賽意外走紅的深層原因。北京中考這道題目引發熱議,也是“同理可證”,它表明瞭教育者對學生書寫基本功的普遍懷疑,也是目前漢字書寫能力退化的又一次證明。
  “退化”顯然不是好事。九斤老太“一代不如一代”式的感慨,也幾乎是人類心理的共性。但如果換個角度,這一“退化”卻又分明是為某種“進化”付出的代價——鋼筆和圓珠筆取代毛筆,使普遍的漢字書寫藝術經淪為“小眾”的“書法”;簡化字取代繁體字,對語文素養的影響至今爭議猶存;而“電子”取代“紙質”,使漢字書寫的基本功進一步削弱,不過是遵循了同一邏輯。因此,公眾面對此題發出的笑聲,或者是用笑聲掩飾自己的尷尬,或者不免有“五十步笑百步”的嫌疑。
  在上述邏輯里,社會的發展帶給我們的似乎只有失落和憂慮,但其實不盡然。試想,即便有一天科技真發展到取消紙張,漢字本身也不會消失,只不過是轉換到了屏幕上。魯迅在《孔乙己》中,曾經嘲笑孔乙己“茴”字有幾種寫法的迂腐,但若干年後,我們又焉知後人不會嘲笑:看哪,他們還曾經考“為”字的筆順。
  其實,重要的是,文明永遠是在堅守和轉換中不斷前行的。正如一棵樹,在季節的變幻中不斷抖落身上的葉子,直到在一個新的春天再生。我們當然會珍惜每一片樹葉,正如這些年來興起的國學熱、書法熱,當然,也包括漢字熱。但更重要的,是守護好“樹幹”。“樹幹”是什麼?那就是古代典籍所蘊含的博大思想,是我們文化的真正根脈。
  這次的中考新聞,讓我想到前不久看到的一份臺灣初中國文試題。題目多是古文,諸如解釋“若讀書則不可不刻”之類,艱深之處,也許同樣會讓大陸同胞汗顏吧。相較之下,我們的中考尚在強調筆順,公眾的圍觀吐槽,難道不也是對我們語文教學“幼稚病”的責備?
  其實也有與北京中考趣向相反的例子,比如今年江蘇的語文高考題,拔掉了“拼音”這個釘子,更多地增加了人文氣息和內涵。對語文素質的下降泛泛批評和嘲弄是容易的,但更需要的,其實是守護根脈、面向未來、夯實每一步的踏踏實實的行動。而這中間,離不開發展的眼光和豁達的態度。
  相關報道見A10版  (原標題:中考筆順題逆襲小熱鬧中的大憂慮)
創作者介紹

中古屋改建

ul84ulvgw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